(yabo1488.com)是全球知名的体育网站,我们致力于做最好的专业的足球体育平台,致力于为用户提供一个公平公正,服务一流的平台。

Add your content here

(yabo1488.com)是全球知名的体育网站,我们致力于做最好的专业的足球体育平台,致力于为用户提供一个公平公正,服务一流的平台。

单向空间影像对话漫长的意义——长期项目的价值实现

北京单向空间在9月下旬以“从古老的敌意出发”为主题举办一系列影像对线日,分别举办三场围绕影像创作的摄影师分享、嘉宾对话的活动。

北京单向空间在9月下旬以“从古老的敌意出发”为主题举办一系列影像对线日,分别举办三场围绕影像创作的摄影师分享、嘉宾对话的活动。

摄影师杜子的影像,一直聚焦于中国大地上正在进行的轰轰烈烈大改造,以及由此带来千疮百孔的病理风景。他的作品《瘢痕》和《填海》,证明了人类中心主义的发展建设所具有的破坏性一面。

邹壁宇同样作为一名长期关注现实问题的独立摄影师,他的《戛然而止的生活》通过表现一系列受到政策或者灾难波及的居住空间,审视了日常生活的构成内容,《黑土地上的生存》则拍摄了煤炭资源枯竭之后东北农村凋敝、荒凉的景象。

杜子和邹壁宇的影像都在越过了新闻事件的表层信息,反思和叩问了人类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生活。

摄影师杜子的影像,一直聚焦于中国大地上正在进行的轰轰烈烈大改造,以及由此带来千疮百孔的病理风景。他的作品《瘢痕》和《填海》,证明了人类中心主义的发展建设所具有的破坏性一面。

邹壁宇同样作为一名长期关注现实问题的独立摄影师,他的《戛然而止的生活》通过表现一系列受到政策或者灾难波及的居住空间,审视了日常生活的构成内容,《黑土地上的生存》则拍摄了煤炭资源枯竭之后东北农村凋敝、荒凉的景象。

杜子和邹壁宇的影像都在越过了新闻事件的表层信息,反思和叩问了人类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生活。

摄影代表作《生长》。曾任《中国摄影》杂志编辑,新浪《看见》栏目编辑,现为《大众摄影》新媒体执行主编。

1976年出生于山东安丘,2007年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,现为自由摄影师及纪录片导演,工作并居住于北京。

2008——2011年,创作的“垃圾围城”系列摄影作品及同名纪录片,旨在反映北京周边垃圾污染状况。2012——2016年,从事“世界范围内的塑料垃圾在中国”议题的深度调研,并最终完成《塑料王国》纪录长片。2015年至今,正在进行观照中国全境范围内环境与生态议题的大型航拍项目。

曾任人民摄影报社编辑,2009年连州国际摄影年展策展人,2011年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学术展执行总策展人。 2011年起作为职业艺术家创作作品《瘢痕》、《填海》,并于2013年获得平遥国际摄影大展评审委员会大奖。

1985年生于桂林,2008年大学毕业,之后从事自由摄影师工作,直至2013年加入新浪网,拍摄深度图片故事,2017年离职,再次成为自由摄影师。

代表作《戛然而止的生活》曾获色影无忌EOS中国新锐摄影师奖,《黑土地上的生存》入围第一届阮义忠摄影人文奖。

自摄影术诞生之日,影像叙事就遇到了一个难以绕开的悖论:影像记录了现实,但并非现实世界本身。正是由于直接摄影是基于物理表象进行的机械式书写,而摄影作者们又在进行着框取、编辑现实表象的努力,因此,在影像、现实与真相之间产生的复杂关系,对于这些持摄影机的人而言,总是亟待处理的“错位”。在摄影媒介与物理现实之间固有的机制下,这一错位的存在有种“古老”的必然性,而作者在进行提取现实的过程中,也会随之埋下生长“敌意”的种子。

“因为在生活与伟大的作品之间,总有一种古老的敌意”。大约一个世纪以前,诗人里尔克在献给他死于难产的妻子波拉的《安魂曲》中,写下了这句话。而后诗人北岛思考其更深的含义时,又总结了创作者与时代、与语言及个人的紧张关系。从里尔克到北岛,一个世纪以来,科技和政治发生了双重革命,时代剧变,但敌意一直在场。

对于当代中国的摄影师而言,“敌意”还来源于摄影师目睹剧变时代中的现实问题。如果说生活和艺术边界已经消弭了的话,现实本身就是一个巨大且荒诞的艺术品。这些带有问题意识的摄影师就像是游走于城堡的土地测量员,“敌意”便在这其间产生,因为去诚实地记录本身就成了批判,就是艺术——哪些是现实的,哪些又是艺术家的?

“从古老的敌意出发”作为一场影像对话主题,也暗示了一种邀请,摄影师们邀请读者参与到影像创作生态的讨论中来,立足于当下那些具有问题意识的摄影师的创作现状,从作品出发,探讨影像创作在当下的价值以及其产生影响的诸多可能性。

自摄影术诞生之日,影像叙事就遇到了一个难以绕开的悖论:影像记录了现实,但并非现实世界本身。正是由于直接摄影是基于物理表象进行的机械式书写,而摄影作者们又在进行着框取、编辑现实表象的努力,因此,在影像、现实与真相之间产生的复杂关系,对于这些持摄影机的人而言,总是亟待处理的“错位”。在摄影媒介与物理现实之间固有的机制下,这一错位的存在有种“古老”的必然性,而作者在进行提取现实的过程中,也会随之埋下生长“敌意”的种子。

“因为在生活与伟大的作品之间,总有一种古老的敌意”。大约一个世纪以前,诗人里尔克在献给他死于难产的妻子波拉的《安魂曲》中,写下了这句话。而后诗人北岛思考其更深的含义时,又总结了创作者与时代、与语言及个人的紧张关系。从里尔克到北岛,一个世纪以来,科技和政治发生了双重革命,时代剧变,但敌意一直在场。

对于当代中国的摄影师而言,“敌意”还来源于摄影师目睹剧变时代中的现实问题。如果说生活和艺术边界已经消弭了的话,现实本身就是一个巨大且荒诞的艺术品。这些带有问题意识的摄影师就像是游走于城堡的土地测量员,“敌意”便在这其间产生,因为去诚实地记录本身就成了批判,就是艺术——哪些是现实的,哪些又是艺术家的?

“从古老的敌意出发”作为一场影像对话主题,也暗示了一种邀请,摄影师们邀请读者参与到影像创作生态的讨论中来,立足于当下那些具有问题意识的摄影师的创作现状,从作品出发,探讨影像创作在当下的价值以及其产生影响的诸多可能性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